笔趣阁 > 一品天医 >第8章怕不是好来的


“呦呦呦……说的你有出息了似的,当初咱的合同可是写的清清楚楚,三十八万你拿走,五年内,你按照当年小区的平均房价还钱,还不了房子可就归我了。”
说完刘翠花笑着扇了几下。
“咱这小区虽然老了,可是价值却涨了不少,你家房子又大,如今一百万可打不住,唉……你给人当上门女婿,别说是一百万,一百块你拿出来我都算你能……”
初恋没了,初恋的儿子还是要关注一下的。
很多个夜晚,刘翠花就想。
如果自己嫁给了陈天的爹,那么儿子绝对不会如此没出息,至少不会给人去当上门女婿,还被人当仆人一样使唤。
陈天不想和刘翠花过多纠缠,笑着把银行卡递给了刘翠花。
“刘婶儿,你的人品我还信的过,房子多少钱你明天自己去银行转账,剩下的给我还回来就行。”
刘翠花愣住了,看着陈天递过来的银行卡,满脸疑惑。
“你是不是没听懂我的话?咱小区现在可是九千一平,你家房子一百四十多平,一百多万,你这卡里有那么多?”
“有没有您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,这是一张不记名银行卡,密码就在后面写着,不信我,你还不信银行?”
刘翠花疑惑的接过银行卡。
“你小子可别蒙我,要是明天这里面没有钱,我可不会对你客气,我生气了可是会直接收房子的。”
说完刘婶儿看了一眼秋月桦。
“还会把这妮子赶出去,她可是欠了我六个月房租了。”
“您只管去转钱好了,那我们就先上楼去了。”
看到陈天上楼,旁边几个老太太凑了过来,往刘翠花手里张望。
刘翠花急忙把卡塞进兜里,用手捂着。
“看什么看?想看密码是不是?”
“她婶子,你这是什么话?我们就是看了密码,也没卡啊。”
“说的是啊,陈良宇这儿子不是当上门女婿在受气吗?哪儿来的钱?你可要问清楚,万一不是好来的,你拿了钱,遭了灾,可没地儿说理去。”
“哎呀呀……他钱不是好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?他欠我的,他爹欠我的,要不是陈良宇那个没良心的娶了别人,我能嫁个短命鬼?你们看着明儿这里面就是有一个亿,我也都给他取出来,我刘翠花就没什么人品。”
刘翠花话虽然这么说,可是心里却在打鼓。
不过想想房子在那儿,自己和陈天的合同也在屋里锁着,也就放下心,回家去了。
房间内,陈天把秋月桦,搀扶回房间。
害怕秋月桦误会,让秋月桦和衣躺下,帮她盖上肚子,回自己房间去了。
因为一路害怕秋月桦不舒服,陈天都让秋月桦站着,或者坐着。
此时刚躺下不一会儿,秋月桦的胃里再次开始翻江倒海。
迷迷糊糊中,只感觉吃的菜,喝的酒,一股脑的从喉咙里往外涌……
本能的要爬起来,大脑更是一阵眩晕。
哇……
只来得及扭头的秋月桦直接吐了。
陈天听到动静,急忙从房间出来。
打开秋月桦房间的灯,看到的正是秋月桦趴在床上的场景,而身子下面的床上,以及地上已经吐湿了一大片。
去洗手间拿来一个脸盆,帮秋月桦接着。
陈天后悔自己没有帮秋月桦推拿,否则此时的尴尬境地,或许就不会发生了。
尤其是秋月桦趴在床上已经弄脏了的外套,总不能就任由她这样睡下去吧?
在陈天的轻轻拍打下,秋月桦安静下来。
迷迷糊糊的爬回床上,仰面朝天,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。
很显然,刚才发生的一切已经不是她能够控制的,更多的是出于一种生活的本能。
看看秋月桦,再看看床上大片的呕吐物,陈天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“月桦……我帮你把外套脱了啊。”
没有回应。
“我没什么其他的心思,你这样没法儿睡的。”
依旧没有回应。
“那个……我其实是大夫,你不要介意啊。”
同样没有回应。
西装的扣子被一一解开。
看着白色衬衫上的污渍,陈天忍不住别过头去。
可是不看的话,手根本就找不准地方,无奈陈天只好重新回过头来。
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触碰到一个女人的肌肤,陈天的心跳开始加快。
尤其是白色衬衫下,最后的遮羞布被紧紧的撑开,更是让陈天口干舌燥。
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……”
伸手揽住秋月桦的脖子,陈天开始帮忙把外套和衬衫脱下。
而这一个过程,足足持续了十分钟。
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水,陈天感觉比背两百斤水泥上六楼还费劲。
“还好结束了,现在……这床肯定是没法儿睡了,我送你去我屋吧。”
似乎是征询秋月桦的同意,但是陈天也知道这个时候不会得到任何回复,于是直接抱起秋月桦去了自己房间。
安顿好秋月桦,陈天又去打扫房间。
做完这一切,已经是凌晨三点。
简单洗漱后,陈天去书房。
如果是以前住书房肯定是打地铺,可是如今却不用那么费劲。
盘膝坐在书桌上,陈天很快就进入了冥想状态。
踏踏踏……
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,把陈天吵醒。
睁开眼,屋内已经透露进几缕晨曦。
从书桌上下来,陈天推开房门,刚好看到秋月桦的身影一闪而逝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“那个……昨天晚上你喝多了,吐了,我就把你抱回我房间了,什么都没发生,你别太在意。”
来到房间门口,陈天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。
“哦……我知道,谢谢你啊,陈天。”
早上起床的时候,秋月桦就吓了一大跳,她根本想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会在陈天的房间里。
而且上半身就只剩下那两片布头儿,不过等她坐起来的时候,就松了口气。
因为裙子,以及打底裤甚至连袜子都好好儿的穿在身上。
而身体除了宿醉的头痛外,也没有其他的不适。
想到自己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被人敬酒的时候,秋月桦疑惑的同时对陈天是十分感激的,毕竟如果是别人自己还不知道要经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