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品天医 >第16章我是她前夫


“佳浩……”
“嗯?”
“我现在是你的人了。”
“嗯。”
“那……你会负我吗?我现在一无所有了,只有你了。”
“哦,再说吧。”
刘静姝的心猛的揪在了一起,深吸一口气,紧抿嘴唇没有再说话。
看到刘静姝瞬间变换的表情,张佳浩笑着把刘静姝搂进怀里。
“好了,不要担心,即便我不娶你,也会对你好的,绝对不会亏待你。”
“我……”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不过有些事儿我还需要处理一下,毕竟就算我要娶你,也要把家里的事儿压下去,毕竟不是只有你刘家才有包办婚姻,我也是有未婚妻的,这么说,你能明白吗?”
刘静姝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“我明白,我不会逼你的,只要你对我好。”
三年来,刘静姝遭受过多少白眼?只要能过回好日子,身份似乎也变得不是特别重要了。
“真懂事儿,成熟多了,不过我喜欢,好了,去洗个澡吧,晚上还有宴会呢。”
说完张佳浩起身走向浴室。
夕阳西下。
天艺大厦顶楼,霓虹闪烁。
一张张精美的桌子上,红酒饮料,在霓虹灯下,折射出炫彩的光芒,服务生来回穿梭,检查红酒以及饮料的配置情况。
电梯门打开,陆雪带着陈天,来到了露天酒会现场。
“我说,咱是不是来早了?”
看着来回穿梭的侍应生,陈天就算是没参加过这种酒会也能看出不正常。
陆雪也疑惑的看着现场。
“不应该啊,我记得请柬上明明说的就是六点啊。”
“请柬呢?”
“在家呢。”
“你确定是六点?”
陆雪不确定,满脸疑惑的回想着。
“我当时让保姆看了一眼,听着好像是六点啊。”
陈天很是无语,拦住一个侍应生。
“您好,问一下,酒会啥时候开始?”
“九点,您二位是?”
“我们是受邀前来参加酒会的,时间记错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听说两人是来参加酒会的,侍应生笑着又解释了两句,就离开了。
陆雪尴尬的看着陈天。
“不好意思啊,我听错了,那现在……”
陆雪话没说完,一个压抑的愤怒的声音,直接打断了她的话。
“陈天?你怎么会在这儿?我告诉你,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哪怕是法律上的关系也已经结束了,我警告你,如果你敢在这里胡来的话,我绝不会饶了你。”
陈天是陆雪极力邀请过来的,此时看到刘静姝如此态度,当下就恢复了大小姐的气势。
“你是谁?敢对我朋友如此无礼?难道张家就是这么待客的吗?”
“她是我前妻。”
陈天想过再次遇到刘静姝的情景,自己是愤怒的给对方一个耳光,还是把那天的拳打脚踢全都还回去?
此时真正的见了刘静姝,他才发现,自己根本就不想动手,因为他和刘静姝有同样的心情,那就是不想再和对方有任何的瓜葛。
前妻两个字让陆雪诧异的看着陈天,然后又茫然的看着刘静姝,识趣的不再开口。
“前妻?不要说的那么好听,我们自始自终都没有任何关系,那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。”
“我也不想追究发生过的事儿。”
“那就给我滚,滚的越远越好,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陆雪解释道:“他本不想来,是我邀请他来的,而且……”
刘静姝鄙夷的笑了。
“你邀请他来的?找理由也要找个靠谱的理由,这种撇脚的理由,只会让人感到恶心,陈天,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,不要再来恶心我,否则我可就要报警了。”
说话间,张佳浩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看到刘静姝在和人谈话,笑着走过来,挽住了刘静姝的胳膊。
“静姝,这俩人谁啊?你大学同学?”
刘静姝狠狠的瞪着陈天。
“对,也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消息,我在这里工作,就跑过来想要蹭酒喝,估计是想结交权贵吧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就算把人脉放在他面前,他能抓得住吗?”
张佳浩笑道:“既然是同学,该帮就帮一把嘛,不过就是多一瓶酒的事儿,两位请随意,我张佳浩还真不在乎几瓶红酒。”
陆雪心里这个气,明明是对方邀请自己来的,现在搞的好像自己没喝过红酒,厚着脸皮来蹭一样。
“你是张佳浩?我叫陆雪,第一次见请多包涵。”
本以为亮明身份,张佳浩总该清醒一点儿。
可是先入为主的张佳浩根本就没往其他地方想,手都没伸。
“哦……不必客气,既然是静姝的同学,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,不过你们在酒会上说话要注意,可不能得罪了人啊,那样不但给静姝丢人,还会给我找来麻烦。”
刘静姝可不想二人真的留下来。
“喂,我说你们两个,不会真的厚脸皮要留下来吧?我劝你们还是离开的好,毕竟人要有自知之明。”
本来陈天是不打算理会刘静姝的,毕竟他本就不想参加什么酒会。
可是现在看到反而是陆雪跟着自己受到了牵连,终于沉不住气了。
“我们根本不是刘静姝的同学,我叫陈天,她……”
还不等陈天直接说出陆雪的身份,张佳浩满脸惊讶的笑着打断了陈天的话。
“你就是陈天?静姝的前夫?”
前夫两个字刺痛了刘静姝,急忙辩解。
“佳浩,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你知道的。”
张佳浩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,哈哈……你够男人的啊,这么漂亮的老婆在家里,你竟然动都没动过?”
刘静姝急忙道:“手都没牵过,哪怕婚礼当天我们都没有过肌肤接触。”
见到两人一唱一和,陈天认真的去观察刘静姝,发现刘静姝额头上的淡青色气息正在渐渐消散,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。
以前的陈天或许不能辨别一些信息,但是此时的他却有这个能力,尤其是那还未散尽的青色气息,更是准确的告诉了陈天,有些事情刚刚发生不久。
“你不用澄清,这酒会我也没兴趣参加,不过给你们一个忠告,好好儿招待她,或者是给她道歉,否则……你们恐怕要承担自己承担不起的后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