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品天医 >第20章五十一万


“我草泥……”
随着一股暖意瞬间在体内炸开,张佳浩表情变得茫然。
“张佳浩,你放开我,你放开我……”
回头一看,张佳浩才发现自己竟然揪着伊蕊的头发,急忙放开。
“伊蕊,你没事儿吧?”
伊蕊早就哭的梨花带雨,看到张佳浩凑过来,二话不说,抬手就是一耳光。
“你想干什么?你真的想杀了我吗?”
“我没有啊,我就是……不对,我草泥马的你敢打我?”
看到张佳浩把伊蕊扑倒,大耳光不要钱的抽,所有人都看向旁边站着的陈天。
这家伙不是来拉架的吗?怎么忽然就不管了?
陈天看到两人纠缠在一起,已经没有了管的心思。
毕竟现在应该是张佳浩的正常行为。
也就是说,如果遇到这种事儿,此时暴躁的张佳浩才是他真正的性格体现。
既然这样,陈天就没有插手的必要了,毕竟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。
他陈天何必管张佳浩的破事儿?只要不是当着自己的面儿出了人命,他陈天又能多操几份心?
就这样,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,陈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而此时陆雪已经不在自己的座位上了。
想到陆雪可能是去洗手间,陈天坐下来继续喝红酒。
楼道内,满头大汗的赵磊,背着人事不省的陆雪,一路走一路问。
“保安,休息室在哪儿?”
“不好意思先生,我们这里没有休息室。”
“你放屁……张佳浩说有,就在这层。”
保安撇撇嘴道:“张少说有,那应该有,可是我们不知道在哪儿啊。”
“那给我找个有床的房间,我他娘要累死了,这女人好重。”
保安鄙夷道:“那就不是我能帮你的了。”
“十万……我要一个有床的房间,没床有个毯子也行,绝不能有外人进入的地方,只要你给我找到,我马上给你钱。”
十万……自己好几年的工资了,保安立刻喜笑颜开。
“这位老板,地方我可以带你去找,不过这人需不需要我来帮你背?只需再加一万块。”
“滚……她是你能碰的?带路。”
露天阳台上,陈天等了足足五分钟也不见陆雪回来,于是直接拦住了一个侍应生。
“帅哥,问一下,陆雪去哪儿了?你有看到吗?”
“哦……陆大小姐啊,她喝多了,被赵少背走了。”
陈天大惊。
“什么?喝多了?被赵磊背走了?”
“是啊,你去拉架的时候,赵少就过来和陆大小姐聊天,然后就背走了。”
“那是喝多了吗?你就不问问?”
陈天觉得就算是头猪都知道这不正常,好好儿的陆雪怎么会忽然就醉了?
“我就是一个负责端盘子的侍应生,你们的事儿我哪儿敢管?你要真不放心,你自己去找呗,我记得赵少背着陆大小姐,从安全通道下去了。”
陈天顺着侍应生指引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陆雪是因为自己才回来参加宴会的,如果陆雪出事儿了,陈天会内疚一辈子的。
赵磊跟着保安来到保安宿舍,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“你她娘的,我给你十万,你让我在这种臭哄哄的地方办事儿?你知不知道这是我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,它将承载我一辈子的幸福快乐?”
保安尴尬道:“符合您要求的,我能办到的也就这儿了。”
赵磊怒道:“我她娘的出了一身的汗,不洗洗怎么办?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喜欢了十几年的人?能这么凑合?”
保安看到赵磊满脸嫌弃,灵机一动。
“我倒是知道有个更好的地方,那儿不但有独立卫生间能洗澡,里面还有个超豪华的椅子,据说那椅子就十几万,椅子都这么贵,房间里的床肯定也不便宜。”
赵磊本来都打算把陆雪放下了,毕竟这一路背着他的确吃不消了,可是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精神。
“加钱是吧?只要条件符合,加钱没问题。”
“对,我帮你办了这事儿,这公司我肯定是不能待了,一口价,五十万。”
赵磊虽然有钱,但不代表他是冤大头。
“你也太黑了吧?五十万?”
“那可是董事长的房间,我帮你偷偷打开,说不定还得坐牢呢,五十万,不多吧?”
一听是张佳浩老爹的办公室,赵磊倒是对条件有了期待。
“五十万就五十万,带路……。”
保安带着赵磊离开保安宿舍,又往安全通道走去。
下楼赵磊都累个半死,现在背着陆雪爬楼梯,他肯定是办不到的。
“坐电梯,我快背不动了。”
“电梯里面可有监控。”
一听有监控,赵磊也有点儿怂。
“那你来背,记住手别往不该放的地方放。”
“得加钱。”
“加一万……”
保安从赵磊背上接过陆雪,一路如风把赵磊甩在身后,向顶楼爬去。
等赵磊气喘吁吁的跟着保安来到张启明办公室门口,保安已经把陆雪放下了,正拿着一根铁丝在捅锁眼儿。
看到保安如此操作,赵磊都要气炸了。
如果不是遇到这个不靠谱的保安,自己出去开酒店,早就把事儿办了。
“你她娘的到底行不行?”
“赵少,别急,马上就好,我有经验。”
说是有经验,还是捅了好几分钟,房门才咔哒一声打开了。
保安长长松了口气,把早就准备好的二维码递到了赵磊面前。
“在门口看着,我办完事儿出来给你。”
“哎?赵少,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,你要这样我可喊人了。”
赵磊差点儿气的一口血喷出来。
“好,算你狠。”
给保安扫了码,赵磊让保安和自己一起把陆雪抬进去,又把保安轰走,不等把气喘匀,快步进了洗手间,很快洗手间里传来花洒的声音。
陈天寻找陆雪的过程并不顺利。
因为没有赵磊那一身一看就十分昂贵的行头,很多人根本就不愿意告诉陈天自己看到的事情经过。
更有一个保洁被陈天问的急了,竟然直接给陈天跪下了。
“孩子,你就不要问我了,我们家就靠我这一份工资过活,因为你我丢了工作,我一家子可吃什么呀?”
看着眼前跪下的老人,陈天一阵心酸。
“大娘,我不问您就是了,您赶紧起来。”
问人不顺利,陈天问了下中控室所在的位置,直奔中控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