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品天医 >第22章给我捆起来


就这样一直拖着赵磊出了董事长办公室。
其实一开始陈天是想揍赵磊一顿,给他一个教训,以后不要再打陆雪的主意。
可是赵磊的行为让他改变了想法,既然赵磊不想要脸,那自己何必给他留?
感觉屁股皮都要磨没了,赵磊发狠想要爬起来。
可是陈天就像是脚后跟长着眼睛,抬起腿不偏不倚,把鞋底印在了赵磊的脸上。
啪……
赵磊重新躺下,任由陈天向露天会场的出口走去。
眼看着入口越来越近,赵磊彻底没了其他心思,只剩下一门心思的求饶。
“陈天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饶了我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。”
“五十万,不,一百万,只要你现在放开我,一百万我立刻转给你。”
看到陈天不为所动,赵磊焦急道。
“五百万,五百万,不能再多了,你想想只要你放开我,就有五百万,你买彩票还要花两块钱呢,你只要放开我,一毛钱不用出,就可以得到五百万。”
后背依旧在和地板继续摩擦。
赵磊几乎崩溃。
“我草泥马的,你要是敢把我拉出去,我这辈子和你没完。”
“来人啊,救命啊,杀人啦……”
距离入口只有十米,十几个保安从入口冲了出来,为首的正是接待了陈天和陆雪的保安经理。
看到陈天拖着一丝不挂的赵磊,保安经理大概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“那个……陆大小姐没事儿吧?”
陈天停下脚步,用一只脚踩住赵磊的肩膀。
“这混蛋还没来得及动手。”
保安经理明显松了口气。
张佳浩不明白形势,敢乱出主意,但是他给张家打工了这么多年,对于静海市的情况比张佳浩了解多多了。
倘若陆雪在这儿出了事儿,那天艺集团绝对脱不了干系。
赵磊看到保安经理,就像是看到了救星。
“王经理,我可是来参加宴会的,你们就是这样保护客人的?”
保安经理冷哼一声。
“你勾结我的手下,私自撬开董事长的门,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倒是责问起我们来了,你赵家的确有些势力,但是你这样的行为,也算的上是客人?更何况你还想用不正当的手段侮辱我们的贵客?就算是董事长在这里,也绝不会饶了你。”
说完保安经理,陪笑道:“陈先生,陆大小姐此时一定非常需要您,如果您信得过我,就把他交给我,我一定给您,给陆家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保安经理说的诚恳,句句在理。
陈天也的确不放心陆雪,于是点了点头,把赵磊的脚丢在地上,挪开了赵磊肩膀上的脚。
“那我和陆雪就等张家的合理交代了。”
说完陈天转身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。
赵磊舒展筋骨,给保安经理一个笑容。
“干的不错,等会儿让佳浩兄给你发奖金。”
保安经理冷哼一声。
“赵公子的奖金我可不敢要,我怕大难临头,来人,先给这混蛋套条裤子,给我捆起来。”
刚离虎口,又入狼窝,赵磊破口大骂起来。
听到身后赵磊的咒骂,陈天满意的进了房间。
查看陆雪的情况,陈天不由皱眉。
本来以为是普通的迷药,但他还是低估了赵磊的手段。
此时陆雪虽然处于昏迷状态,但是体温却出奇的高,心跳脉搏也达到了近九十下每分钟的频率。
最让陈天为难的是,这种症状竟然不在医经的记录范围之内。
仔细探查陆雪的经脉运行情况。
陈天只能概括出两个字,那就是紊乱。
体内的所有气息就像是一群无头苍蝇到处乱撞。
“这样下去可不行,经脉会严重受损的。”
喃喃自语,陈天竟然一筹莫展。
“算了,先试着引导她体内的气脉运行看看。”
手头没有银针,陈天只好借助推拿的手法。
可是两番推拿下来,陈天却不得不停下来。
因为随着陈天气息的介入,那些紊乱的气息就像是老鼠见了猫,纷纷逃离,反而加重了陆雪的负担。
如果执意继续的话,恐怕不等陈天引导成功,陆雪就要经脉出血,身受重伤了。
“可恶的赵磊,到底用了什么东西?”
就在陈天思索该如何应付的时候,他发现陆雪动了。
迷迷糊糊中,陆雪把脸贴在了他的胳膊上,露出了陶醉的表情。
“好舒服……好凉快……”
似乎觉得还不够,陆雪整个身子都开始向陈天缠绕。
“还是先降温吧。”
思考一番,陈天直接抱起陆雪,进了洗手间。
打开花洒,冷水从陆雪头顶浇落。
啊……阿嚏……
陆雪浑身打了个冷颤,睁开了眼睛。
看到陈天拿着花洒正对着自己,陆雪急忙用手抵挡。
“陈天……你干嘛?”
陈天没想到冷水这么管用,关闭喷头,好奇的看着陆雪。
“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
陆雪低头看到自己领口大开,又羞又怒。
“什么怎么样?你疯了吗?你用冷水浇我?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你给我出去。”
“哦……感觉好些了就行,如果管用,你多浇一些。”
“滚……”
见陈天离开了洗手间。
陆雪想要爬起来锁门,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。
而且随着冷水的停止,陆雪感觉全身就像是泡在五十度的热水里。
“好热……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艰难的爬起来,陆雪取下花洒。
随着冷水落下,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,可是这种舒坦,只存在于皮肤表面。
由于此时的陆雪清醒了不少,体内那种无法压抑的燥热和冲动更加让她难受。
回想晚上的情况,陆雪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赵磊来见自己的那一刻,似乎赵磊对着自己喷了什么东西,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“赵磊……你给我等着。”
找赵磊算账肯定不是当务之急,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体内的麻烦。
“陈天……”
“嗯,在呢,好些了吗?”
“我好难受,你给我看过了吗?只能用冷水吗?我好像是被赵磊下药了。”
“冷水不管用吗?”
陆雪的声音虚弱同时颤抖。
“管用,但是效果不明显,浇哪儿哪儿凉快一些,可是我身体里现在像是着了火,胳膊里,肚子里,感觉全身的肉都在被烤一样,我好难受,你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