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品天医 >第23章去而复返


光听陆雪的声音,陈天都感觉难受。
“我倒是检查过了,可是这种症状,我也没见过,没学过,不明白具体原因,是很难对症下药的。”
陆雪不停的冲冷水澡,跟着一起想办法。
“赵磊的目的肯定是欺负我,你往这方面考虑考虑,也许就有方向了。”
说完陆雪只感觉脸比全身其他地方更烫了,毕竟这种话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?
而且随着打开思路,脑海中出现了一些画面,陆雪感觉全身的冲动和躁热更加明显了,想打开门和陈天紧紧拥抱的冲动几乎要抑制不住。
门外的陈天听到陆雪压抑的呻吟,也忍不住一阵口干舌燥,毕竟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。
“你别急啊,你按照我说的方法做,盘膝坐下来。”
陆雪此时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“怎么坐?要不你还是进来吧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,我脑子好乱。”
房门打开,陈天吓了一大跳。
陆雪一手举着喷头,一手快把自己上身的衣服全扒开了。
当啷……花洒砸在墙上。
陆雪直接扑进了陈天的怀里。
“陈天,救救我,我不行了。”
看到陆雪把身子用力往自己身上贴,陈天知道再不开始就来不及了。
把陆雪和自己分开,按住陆雪的肩膀,让陆雪坐下。
“你忍耐一会儿,等会儿就好了。”
一手抓住陆雪的肩膀,另外一只手把陆雪的双腿摆弄好。
还好陆雪应该经常练习舞蹈,身体柔韧性非常好,这并不费力。
“跟我一起……吸气……”
呼呼呼……
此时的陆雪哪儿还能跟上陈天的节奏?
“陈天,救救我吧,我不会怪你的……”
“相信我……只要你跟着我做,一定会很快好起来。”
抓住陆雪的手腕,陈天开始用自己的气息引导陆雪的气息。
可能是陆雪打坐的姿势摆对了,很快两人呼吸频率变得一致。
两人的气息也融合在了一起。
而陈天也终于有能力帮陆雪压制体内紊乱的气息了。
随着一股暖流在体内流转,陆雪的表情渐渐舒缓。
十几分钟后,陆雪的呼吸彻底恢复平稳,脸上的潮红也逐渐褪去。
缓缓睁开眼,本就如秋水般的眼睛,更加深邃更加清明。
“这是什么手法?好神奇啊?感觉我整个人都好起来了,不对,比我最佳的状态还要好。”
陆雪惊异的看着陈天,以前看陈天给陆勋治疗还没什么直观感受。
此时自己作为病人,才切身感受到了陈天的强大。
尤其是那种引导着自己呼吸的气息,更是让人心旷神怡。
陈天笑道:“什么手法你不必知道,以后想练的话,你也可以自行练习,对身体有好处,但是我有个要求,不许外传。”
陈天传授给陆雪的不是一般的功法,而是他传承得来的胎息功法。
之所以这么干,实在是因为陈天找不到行之有效的治疗办法,毕竟陆雪那个情况,也实在是没时间去找银针,看来自己以后还需贴身备一套才行。
“你的传家秘密?”
陆雪狡黠的笑了,心里却美滋滋的。
想到陈天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传授给自己,莫名的幸福感涌遍全身。
“秘密?算是秘密吧,不让你外传不是因为我这个人不愿意分享,而是没有我的辅导,别人几乎是不可能学习成功的。”
“那我呢?我算不算成功了呢?”
陈天想了想,这个成功的标准还真的不好判定。
要说陆雪没有成功,后来陆雪分明可以配合自己的节奏,想必以后自己也可以自行练习,只要不出错,大体不会受到伤害。
要说成功了,和自己比却又差的太远了。
“应该算是入门了吧,你想学以后我再指导你几次吧,只要能保证你不出错,应该就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
“那说好了哦。”
说话间陆雪伸出了小拇指。
陈天莞尔一笑,也伸出了小拇指。
“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看着笑的纯真的陆雪像个六岁的小女孩,陈天哑然失笑。
“好了,这里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,咱们离开吧。”
看了看紧贴在身上的衣服,陆雪为难了。
“我这个样子要怎么出去?你能不能给我弄套衣服来?”
“这么晚了,商场估计早关门了吧?”
“不会的,附近有家商场,要到十二点才关门,你去给我买一套嘛,我这个样子被人看到,多丢人啊。”
被女孩子求,还是陆雪这样一个女孩子,陈天是没法儿拒绝的。
让陆雪注意安全,陈天快步跑出了办公室。
陈天离开后,陆雪脱下衣衫开始洗澡。
其实让陈天去买衣服不只是因为衣服湿了,而是因为被陈天治疗的过程中,不知道是不是出了很多汗。
她感觉身上不但黏糊糊的,而且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可是陆雪刚刚洗了一半儿,就听到房门被粗鲁的撞开,吓的陆雪急忙关闭了花洒。
与此同时赵磊熟悉的声音也跟着进了房间。
“她娘的,陈天……给劳资滚出来。”
张佳浩的声音从卧室的方向传来。
“没人,是不是跑了?”
“不可能吧?这要是跑了,我今天晚上的罪不白受了?”
张佳浩道:“跑了就跑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,慢慢儿来,不着急。”
“不着急?我一天都忍不了,不弄死陈天,我的脸还往哪儿搁?”
声音靠近了洗手间,陆雪吓的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弄出动静,吸引了赵磊和张佳浩的注意力。
可是越紧张越容易出事。
本来是想靠在墙上好一动不动,结果好巧不巧脚下一滑。
哎呀……
陆雪的惊呼声,顿时吸引了打算离开的赵磊和张佳浩。
“洗手间有人……”
“是陆雪那个臭娘们,哈哈……她没走,老天开眼。”
脚步声快速靠近。
陆雪爬起来,双手死死的抓住门把手。
赵磊用力拧了拧。
“娘的,从里面锁住了,张少,门多少钱我赔,我要把门砸了。”
张佳浩似乎比赵磊还着急,已经举着椅子过来了。
“一扇门而已,赔什么赔,砸……砸坏了算我的。”
哐……
椅子砸在钢化玻璃上,发出震动人心的刺耳声音。